http://www.phonyip.com

实时16万观众24万音浪一场云上商业大会是怎么在

  4月11日,如果没有意外,第六届全球创业者大会应该如期举行,在一个可以容纳的数千人创业者和观众的展馆里。

  疫情让中国经济社会变得扑朔迷离,无数中小企业陷入生存困境,品牌和团队正在艰难求生,线下企业纷纷在线上寻求生机。在线上红利已显枯竭的当下,这无疑让整个互联网行业陷入更加激烈的竞争,局势顿时显得错综复杂。

  尽管4月中国疫情已基本结束,复工复产有序开展,经济活动较此前有明显改善。但是,疫情毕竟没有得到彻底控制,因此,第六届全球创业者大会决定延期至5月22日举行。

  但是,4月11日这一天并不是空白的。为了呼应今年第六届全球创业者大会“数字新消费”的主题,我们决定玩点不一样的,而这个不一样的形式就是云上启动会——这也是全球创业者大会第一次采取直播的形式举行,可能也是抖音直播上为数不多的商业大会。

  幸亏,云上启动会的成绩还算理想:从晚上8点开播,到晚上11点结束时,实时观看人数1.6万,累计收获音浪2.4万,也得到了王老吉悠悠瘦控体特膳的赞助。从商业模式上看,此次云上启动可以说初具雏形。

  启动会以见微传媒出品的短视频作品《穿越颠沛流离的经历周期》为开场,回顾了武汉从1月23日封城,到4月4日解封的过程,在当下的疫情中鼓舞企业士气,给经济社会以信心。

  面对疫情时,信心比黄金更重要——关于这一点,见微传媒与中国电子商会秘书长彭李辉、微谷国际董事长郑金华持有同样的观点。

  彭李辉以疫情之下的商业机遇为切入口,为观众分享了社交新零售、人工智能、5G等行业的发展现状及潜力。彭秘书长认为,目前全球疫情还在蔓延中,势必会对全球包括中国的商业造成重大影响。不过危机之下也有机遇,疫情期间的多数企业的数字化过程提供了成功经验,值得借鉴。

  郑金华以微谷国际为例,向观众介绍了以服务商为代表的企业的生存现状和发展机会。郑金华认为,直播带货已经成为目前企业数字化的普遍方式,应该立足企业的主要业务,牢牢抓住直播带货这一轮机会,完成数字化进程。

  无论是为了品牌宣发还是销售卖货,都在印证一个不争的事实:直播行业在提速。在直播带货的大势下,越来越多的企业和品牌选择布局全渠道,直播也顺势成为了布局全渠道的首选。

  然而直播工具的爆火也带来了一系列的问题,直播到底是带货利器还是品牌杀器,到底是铺量为王还是IP取胜?

  针对这个话题,见微传媒创始人程颖邀请了中国电子商会社交新零售专委会秘书长冯凌凛、森度严选首席运营官安迪、启视传媒创始人王青海作客云上启动会论坛,深入探讨了直播带货的机遇和问题。

  冯凌凛认为,直播和以往的互联网风口一样是虚火,目前处于“去火”的过程,这也是一个从非理性到理性的过程,对于直播行业来说是一件好事。

  安迪认为,直播作为一项工具,企业可以用于实现短期的业绩,但是绝不能将某一项工具当作救命稻草。但是目前直播行业还比较混乱,没有形成标准化体系,未来还有更大的完善空间。

  王青海认为,目前直播带货存在的问题还很多,合格的主播非常少,当务之急是怎么把主播培训标准化、规范化,让更多人可以走上这一条全民创业的道路。

  除了直播带货以外,疫情之下的另一个火热话题就是私域流量了。在过去的几年里,互联网流量之争俨然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当公域流量趋向枯竭,对于私域流量的探索与尝试开始不断增多,但私域流量真能成为中小商家的自救灵丹吗?

  番茄派创始人仙子、麦朵国际创始人张浩杰、小红唇社交新零售总裁梁碧涛在这个环节中分别从电商商家、微商平台、社交电商平台的角度出发,分享了私域流量的普适性、实践心得和踩坑预警。

  仙子认为,对于品牌方来说,整个互联网的流量成本越来越高,而私域流量本身就是不花钱的流量,仅从成本角度来看,私域流量也是一个必走的路径。

  张浩杰认为,私域流量适用于所有的商家。因为它从基于商品思维转变成了基于用户思维,能为用户提供利己价值,能与用户形成高频互动,是信任的增加,也可以辅助商家完成用户画像。

  梁碧涛认为,基于线上将线下关系线上化,然后在线上完成社交关系的裂变,这是一个永恒不变的主题,无论私域流量的阵地是不是微信,这都是一件必须完成的事情。未来,一个不会做社交商业的品牌,一定生存不下去。

  对于扎根社交新零售的品牌而言,代理是其赖以生存的根本,在时代的浪潮里,他们既无法抗拒直播的发展,亦不能动摇代理的根本利益。直播带货和代理利益是不可调和的矛盾吗?王老吉广药大健康产品悠悠瘦项目负责人戴赛鹰、MELISIAN创始人王赫与网红猫创始人张帅从品牌和红人机构的视角,深入分析了直播带货的未来走势。

  戴赛鹰认为,直播带货如果触犯代理的利益,那一定是品牌方规划不到位。如果规划到位,直播对代理而言是巨大利好。因为直播带货在为产品带来知名度的同时,还可以为代理带来流量。另外,就直播带货本身而言,它也是代理未来必须学会的技能之一。

  王赫认为,品牌如果走直播带货,必然要降低价格,一旦价格低于代理商的价格,那么一定会产生矛盾。如果是通过头部主播投放,这是一个极好的品牌曝光的机会,品牌方应该抓住,代理应该予以理解,但是不建议投放小主播。

  张帅认为,品牌和代理要一起进化。如果不做直播,连品牌都不会存在。品牌都不存在了,代理还会存在吗?所以,大势不可违。品牌老板应该带头学习直播,通过行业内的短视频和直播服务商对代理进行培训,这是不冲突的。

  启动会还特别设置了辩论环节,就直播带货和私域流量两个话题,四位嘉宾社交电商传媒创始人方雨、穿石教育董事长茶道长、小创商城首席战略顾问徐东遥、知酷创始人孙茂林就《直播是商家卖货的理想渠道吗》、《直播应该从私域走向公域,还是从公域走向私域》,两两捉对展开辩论。

  在《直播是商家卖货的理想渠道吗》PK环节中,方雨认为,网红们的生命周期是很短的,表面上,大家只知道网红一个晚上的销量,但很少有人知道品牌方的收益究竟如何,所以对于品牌方而言,直播根本就不是正常的卖货渠道。

  茶道长认为,抖音偏媒体属性,快手偏粉丝属性,是私域流量。所以每家直播是不一样的,应该根据品牌自身的品类、发展阶段、目标市场等多方面因素,综合考虑自己要重点发展的直播平台。

  在《直播应该从私域走向公域,还是从公域走向私域》PK环节中,孙茂林认为,脱离自己熟悉的私域流量,选择直接从公域入手,坦率说这是不理智的,因为个人很难与专业的MCN机构抗衡。在直播中能打下多少江山,取决于有多少熟悉的朋友帮助你转发,如果没有这些基础,个人很难在公域中有所成就。

  徐东遥认为,无论是从私域流量到公域流量,还是从公域流量到私域流量,最重要的是形成闭环。如果不能形成闭环,流量都会被大量浪费。这个闭环包括获取、转化、激活、留存、传播五个环节,缺一不可。

郑重声明: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多谢。